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楚风浅浅凉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茶,一溪云。

 
 
 

日志

 
 

引用 那些精彩而犀利的“补诗”   

2013-12-13 10:24:09|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蒋经国去世时,台湾诗人余光中写了一首诗,很肉麻。这个诗的名字叫做《送别》:悲哀的半旗,壮烈的半旗,为你而降,悲哀的黑纱,沉重的黑纱,为你而戴,悲哀的菊花,纯洁的菊花,为你而开,悲哀的灵堂,肃静的灵堂,为你而拜,悲哀的行列,依依的行列,为你而排,悲哀的泪水,感激的泪水,为你而流,悲哀的背影,劳累的背影,不再回头,悲哀的柩车,告别的柩车,慢慢地走,亲爱的朋友,辛苦的领袖,慢慢地走。

    一直认为余光中毫无文人气节、斥之为“马屁诗人”的李敖,恶作剧地给这首肉麻诗补了一段: 悲哀的马屁,臭臭的马屁,为你而拍,悲哀的新诗,无耻的新诗,为你而写,亲爱的朋友,辛苦的领袖,慢慢地走,快了我跟不上,因为我是你的狗。

    还别说,李敖的补诗不仅嘲讽有力,而且押韵押得很不错。

    历史上这样超级雷人的幽默“补诗”还有很多,刘继兴在这里列举一些,与大家分享。

    其一:有一首流传很广的题为“人生四大喜”的诗: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

    有人在每句的后边各加两字,顷刻就变成“人生四大悲”了:

    久旱逢甘雨,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

    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提名时,梦里。

    其二:有个浪荡公子,耗尽了祖产以后,只得沿街向人乞讨,某天他托钵到一户人家要饭,主人对他说:“你这个五尺男儿,不缺胳膊不少腿,不好好劳动干活,还好意思行乞?叫化子听了,却毫不感到羞耻,反而吟出一首打油诗,来回敬主人,乞丐吟道:
  朝食千家饭,夜宿古庙亭。

  未犯朝廷法,任我天下行。

  那位主人听了也不示弱,便在他每句诗的后边各添了两个字,加以嘲笑,吟道:

  朝食千家饭不饱,夜宿古庙亭盖草

  未犯朝廷法还好,任我天下行狗咬

  叫化子听了,讨了个没趣,悻悻而去。

    其三:有个叫王老五的花花公子,胸无点墨,竟也赴县应试科举。在考场上怎么也作不出文章来,只好在卷子上写了首打油诗:

    我是山东王老五,十年读书寒窗苦。
    倘若今年考不中,回家怎见娃他母。

    考官看卷,忍俊不禁,提笔在每句后添了俩字:

    我是山东王老五——也许
    十年读书寒窗苦——未必
    倘若今年考不中——一定
    回家怎见娃他母——跪下

    其四:民国年间的《大美晚报》“夜光”副刊中,曾发表过署名陈剑魂的《改汪精卫诗》,对汪精卫的卖国行径进行鞭挞。汪精卫原诗是早年作为革命党在清末赴北京行刺摄政王载沣未遂被捕后于狱中写成:
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其时汪精卫已成为一个勾结日本的头号汉奸,故而陈剑魂辛辣有加的改诗为:
当时慷慨歌燕市,曾羡从容作楚囚。
恨未引刀成一快,终惭不负少年头。(刘继兴)

那些精彩而犀利的“补诗” - 刘继兴 - 刘继兴的BLOG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