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楚风浅浅凉

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茶,一溪云。

 
 
 

日志

 
 

一点点跟着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2016-12-13 22:46:03|  分类: 浅语由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理手机时,不小心将所有文件全都删了。
惋惜心痛后悔,恨不得将此刻翻篇重来。
曾有晴日碧空下摇曳的银杏,天蓝蓝衬着叶金黄,满地落叶扫成堆,一只花白大猫蹲伏在旁。手指连按,愉悦了一个午后独自游荡的人。
曾有一阵风过,片片如黄蝶盘舞,飞离开已显疏落的丛叶,升过单调削尖的树顶,旋过高大挺直的枝干,幽幽然飘向层塔飞檐。彼时飒飒,惊艳定格。
如今,枯枝间已难见当日之景,惟明年趁好时光再作留念。
再就是那偶尔会见到的流浪者,曾坐在四牌楼的花坛边边拉二胡边唱越剧,二胡高亢嗓音洪亮,凝神听时却一声声沧桑凄凉。那日正是做午饭时,竟在娘家的厨房听到久违的戏调,“绕绿堤,拂柳丝,穿过花径……”,男腔照样也有葬花的忧。遣朵朵送去几个硬币后,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这么多年,小城里似乎也就只剩下这一个流浪的艺人了,实不愿将他划归乞讨之流。
想听他唱戏,不知下次会是何时了。

早早吃过午饭,一人去逛商场。
在三楼的女装厅内,被人拉住,看时竟是虹。
絮叨起当时同事,强势的依旧强势,依附的依旧依附,也有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几进几出的。唯足够强壮的牙尖嘴利脸老皮厚才是生存之道,她不是,我,亦自知不是。
想起那时,还曾有过欲将丧夫的她介绍给谁谁的念头。晃眼间,已是长三年了,一些尘封的记忆万马奔过。

那天回店铺时,葛家奶奶正站在路边,还是短发模样,只是白得枯槁。
叫了一声。她遂拉住我的手:乖乖,我老了,不记得人了。你是哪个?
心塞,当初那个天天叫我老板嫂的老奶奶已经不认得我了。我不开店几年了?数数:整六年有多。
路对面,有一对中年夫妇抱着孩子过来,冲我笑。那时也曾夸过男才女貌一对璧人,如今,已在含饴弄孙了。

今冬第一场雪下的那天,夫说:河面上冒着热气,好似仙境一般。
于是,下班至河边时特别行了注目礼。果然,纤薄烟霭,袅袅柔柔,翼翼然共氤氲,飘飘间惹怜爱。
又一次正吃着晚饭,电话来了:月亮刚升上来,好大!好圆!好红!快出去看看!
放下碗筷就往天井里跑,奈何高楼壁立,无法得见。转身去河边湾地,仍是一方夜空混沌。
着实思念起乡野间天低树的好来。

近来,小药瓶上的字已是看不太清楚。
摘下眼镜,将瓶子靠近,方辨认得功效用法。
看来我也老花眼了!
一度曾取笑过夫:什么坏习惯,眼镜戴得好好的,干嘛非推过额头才看手机,不如不戴。
好似讥讽上扬的嘴角还挂在脸上未散,我这厢就后尘步上了。
有些话呐,说着说着就应自个身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